花间派的最后传人_第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车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车祸 (第1/3页)

  夜幕之下,赵无极领着下了晚自习的范雪从车站往回走,察觉到赵无极情绪不对,范雪忍不住问道:“无极哥哥,你今天怎么了?”

  “嗯?”赵无极这才回过神,想说没事,可对上范雪那一脸你别骗我的认真表情,赵无极笑了,右手握拳敲了敲左胸,“没什么,只是这里不小心被人敲了一下。”

  范雪微微仰起了头,“那个女人……有我漂亮么?”赵无极一愣,继而开怀大笑,伸手轻轻抚了抚她额前的刘海,“当然没有,雪儿最漂亮。”范雪心里一叹,低下头,好看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无极哥哥终究还是把自己当小女孩来看!

  将雪儿送到她家门口,赵无极把左手拎着的袋子递给范雪,“喏,给你的宵夜。”等范雪接过,赵无极挥手道别上了楼。

  范雪回到房间,将袋子打开,一节竹筒呈现眼底,掀开竹片,一阵香气扑面而来,还热着。热气微微模糊了范雪的双眼,小手慢慢握紧,无论你是谁,我都要谢谢你,谢谢你的有眼无珠。无极哥哥,我会快快长大,你一定要等着我!

  周一,风和日丽。赵无极起了个大早,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白色短衬衫、黑色西裤,胡茬已经刮的干干净净。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开门出了自己房间。

  望了望旁边房间依然紧闭着的房门,她应该还在睡觉吧?找来便签纸写道,锅里有早餐,吃的时候开火微热两分钟就好。将写好的便签纸贴在她的房门上,赵无极这才出了门。

  虽说通知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但毕竟是第一天上班,赵无极七点就出了门。刚下楼就在楼道里遇到了买油条归来的谢雨,“早啊!”赵无极笑着打了声招呼,谢雨愣了好几秒,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再回头去看,赵无极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楼梯的拐角,谢雨只好摇摇头继续往楼上走去。

  一楼左侧是范雪家租了的一单元,和二楼赵无极住的那套格局一样,三房两厅。对面没有租户,却是被赵无极拿来当了杂物间。

  打开门一阵灰尘扑面而来,赵无极掩着口鼻从里面牵了辆老旧的自行车出来,将自行车牵引到楼道,又返身回杂物间掏出了个打气筒。飞快的给车轮打好气,又用布把自行车稍微擦了一遍,搞定。

  把打气筒和布丢回杂物间,锁上门,赵无极蹬着自行车就出发了,因为放置了许久,那自行车蹬起来吱呀吱呀的响,车轮滚起来车架也是哐当哐当响。

  吱呀,哐当,吱呀,哐当,赵无极蹬着自行车经过了公交车站,正在车站等车的范雪见了赵无极一脸的雀跃,开心的打招呼,挥手喊道,“无极哥哥,无极哥哥……”

  赵无极左手松开车把,笑着跟范雪挥了挥手,“雪儿早啊……”自行车吱呀哐当,吱呀哐当的从车站前滑过,一对也在车站等车的母子看得满头黑线。

  那个显眼还是中学生的男孩小声对旁边的母亲道,“妈!旁边的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