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赛博精神病_第二百六十六章 殒身劫 其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六章 殒身劫 其五 (第1/3页)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正文卷第二百六十六章殒身劫其五金字塔核心的大礼堂中,巨大的金圈摆脱重力束缚,洒下一层灰烬,缓缓漂浮直立起来,仿佛一道门。

  李蟠盘膝坐在半空中,望着那道‘门’,一时想不起来自己打开‘门’,到底是要干啥。

  毕竟,自从莫名从这片沙海中醒来,听到那人形,那影子,那黑法老的召唤,来到金字塔里修炼,已经过去好多年了。

  他就一直在修炼灵能,一直在修炼灵能,一直在修炼灵能……

  除此以外就不想别的。

  以至于当他修得了这墓穴中所有的秘法时,

  李蟠已经忘记自己最初的目的了。

  不过这么多年,如今他也确实修成一个灵能大师,法老李蟠,至少已经能从灵能视角,完全认识真正的自己了。

  比如他这么多年困在这墓穴里,不用吃喝拉撒睡,是因为现在他使用的,是一具完美匹配的‘永生灵体’。

  就是把‘生命’与‘容器’绑定的,永生灵能者。

  即只要存在于有着灵能规则的物质世界,永生灵能者就能通过灵能,进行物质交换,新陈代谢,青春永驻,长生不死。

  缺点就是没有超人级的物理战斗力,爬楼梯也喘,砍掉脑袋也得死。

  代价么,则是制作这样的‘永生灵体’,需要消耗巨量的‘生命’。

  就比如一整个文明那么多吧。

  总之,这献祭了一切,孤独得行走在大地上的永生者,就是灵能体系走到尽头的,终极形态了。

  至于‘名字’,李蟠。‘影子’,灵能法老。‘灵丝’,耳语者。其根源其本质,李蟠也尽皆明白了。

  是的,从灵能侧,法老的角度来看,耳语者的能力,与其说是某种规则投下的‘影子’,更接近于‘灵丝’本身的变异。

  灵能者虽然可以控制‘灵丝’,把不同的元素组合链接起来。但那不是‘灵丝’的力量,是‘影子’的力量,而且也仅限于‘灵能的世界’。

  但耳语者的变异‘灵丝’,却可以和任意世界,任意规则,任意个体发生链接。把‘李蟠’这个‘名字’,与不同的世界,不同的个体,不同的规则链接起来,在地上产生自己的‘影子’。

  只可惜李蟠本身,只是个区区凡人罢了,凡人是有极限的。

  虽然耳语者的能力,能像镜子一样,倒映出他所‘听’到的一切,学习所有的规则和能力。

  但他的脑子,他的灵魂,他的记忆,他的上限,依旧是凡人的水准。

  说白了,‘耳语灵丝’虽然很特别,但凡人‘李蟠’这个‘名字’上,可以绑定的‘灵丝’终归是有极限的。

  ‘李蟠’不是什么诸天数据库,他顶多就是一个可擦写的硬盘。

  硬盘的容量是有极限的,拷贝了新的,覆盖掉旧的,无法永恒保存。

  他只是在复刻‘影子’,并不能真正的无中生有,取而代之。

  甚至不同的世界,不同的规则,不同的倒影交织在一起时,数据还会冲突,记忆还会错乱,甚至导致意识的解体,基因的崩溃。

  所以李蟠不得不失忆,不得不分裂,不得不分区。

  塑造出不同的人格,不同的‘影子’,对不同的力量,不同的规则,不同的知识进行控制和管理。

  即便如此,硬盘也有使用寿命。

  而倒映出的‘影子’太多,留给‘名字’的空间自然就更少了。

  所以当李蟠,为了彻底的掌握灵能之力,把太多的内存,太多的灵丝,都分给此界的‘影子’,法老。

  他所有其他的‘影子’,所有多余的‘名字’,所有的记忆和能力,就都被统统覆盖掉了。

  以至于到了最后,连他的自我,他的本我,他的‘名字’,都逐渐被‘影子’吞噬。

  就只剩下一点,是他记得的。

  打开门,

  回家。

  可是为什么要回家呢。

  家又在哪里呢。

  李蟠不知道,不记得,但他早也不在乎其他了。

  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回家。

  黑袍好像潮水般涌起,像一层黑色的薄纱一般笼罩全身,用这层强大的灵能帷幕,阻挡住门的彼岸,一切可能摧毁永生灵体的规则和力量,能量和辐射。

  然后李蟠缓缓飘过了‘门’。

  在门之彼岸,是一片紫色的天幕。

  隔着帷幕,眺望星空,茫茫宇宙,繁星璀璨

  李蟠能看到许许多多的,紫色的泡泡,五彩斑斓的紫色,看起来像是阳光照耀下的肥皂泡,只不过是紫黑色的……

  “诶诶诶,新来的,看看就行了,别上手摸。”

  李蟠转过身,看到有个人坐在石床上。

  这是个胡子拉碴的道士,穿着件破道衣,踩着双草鞋,手里拿着把木剑,正往背后挠痒。

  “啥?想回家?啧,我还以为有个伴了,又特么是个想回家的。

  我说你们搞咩啊,好不容易抵达了终焉,又一个个想着回去?

  喂,帮你们回家很累耶。”

  李蟠就飘在半空看着他。

  道士挠着背,抠着脚,歪在石床上,抬头和笼罩在帷幕中的李蟠对视了一会儿。

  “啧,杵在那儿和个阿飘似的……好吧好吧,也不是不行,不过你也得帮我一个忙。”

  帮忙……

  “废话!这可是传说中的后悔药耶,我白送给伱吗?”

  道士站起身来,把木剑搂在怀里,走到李蟠面前,把手一摸,将自己的脸,摘面具似得摘了下来,递给他。

  “既然咱们有一面之缘,你就戴着我的脸,一起回去吧。”

  李蟠透过帷幕,看着道士,只看到那道士的躯壳里,仿佛星辰放射,有一团璀璨的火焰在燃烧。

  李蟠接过了道士的脸。

  你是谁

  但道士转过身,抽出木剑,剑指星辰,剑花一转,

  天河倒流,星汉逆转。

  整个宇宙,整个苍穹,如走马灯,如万花筒,飞速倒旋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又重归平衡。

  “看到没,这招就叫作,让群星回归正确的位置,帅吧……”

  道士扭过头来,长出了一张无须的青年的面孔。

  李蟠就看着他。

  “啧,真没趣,滚吧滚吧,和你一起闷也闷死了。”

  青年道士把剑搂在怀里,往石床上一躺,抠着脚看着那些泡泡,不搭理他了。

  ……多谢。

  于是李蟠戴上面具,一伸手,拉开了帷幕。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